子夜輕語 作品

第1章 新婚夜

    

早上。溫晚緹醒來,旁早已沒了陸靳宸的影。一個月前。失的溫晚緹遭人算計,危急時刻向哥哥溫凱求助。強撐到溫凱趕到,就再也堅持不住的昏了過去。醒來的時候,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溫凱並不在病房裡。閨告訴,哥哥溫凱為了救,殺了人,當場就被警察抓了。是陸靳宸送到的醫院。後來,得知。溫凱那晚本是正當防衛,但對方的人一口咬定,他是故意殺人。那些天,溫晚緹拖著失過多的子,四奔波。可是,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。溫凱殺人,‘證...溫晚緹嫁給了一個不能人道的男人。

還是的死對頭最深的男人!

由於領證太急,的一件都沒帶。

帽間裡雖然很多裝。

但,那多半是他為那個人購置的。

不屑沾染,就挑了件他的白襯穿上。

著一頭發從浴室出來的時候。

溫晚緹的作驀地一頓。

前方的落地窗前,陸靳宸正背對著,單手抄兜的站在那兒。

他修長拔的背影,涼薄而孤傲。

本能的垂眸看向自己。

寬鬆的襯穿在上,比素日的睡短了一截,越發纖細。

以為他不會回來,下麵便沒有再穿長。

可現在……

溫晚緹轉回浴室的念頭剛起,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突然轉過了來。

溫晚緹這纔看見,他右手還著手機。

目相撞。

他深邃的眸子裡劃過一抹銳利,旋即冷冷地半瞇。

視線自漂亮的臉上移開,掃向被穿得又勾人的白襯。

異樣的因子在他的眼底無聲滋生。

溫晚緹的心不控製的慢跳了一拍。

張,剛想解釋一下,隻是借穿他的襯。

寂靜的空氣裡,卻驀地響起一個人的聲音。

溫中夾著委屈和難過,最是令男人心疼的那種,“靳宸,我知道你娶不是因為喜歡,可正是這樣,我才更難過,更不能讓你娶。”

溫晚緹愣了一下。

眸看向他手裡的手機。

一瞬間,心裡說不清是什麼。

“姍姍,你安心拍戲,其他的,不用管。”

男人落在溫晚緹上的目分明浸著涼意。

可安對方的嗓音卻低潤而溫和,出奇的耐心。

彷彿這世上,隻林姍姍才配得上他陸靳宸所有的溫和深。

“我不,靳宸,我怎麼能不管,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在那裡辱。”

溫晚緹不想聽他們的電話深。

奈何,那人的通話是開的外音,如此安靜的空間,想不聽見都不行。

不經意地,想起南城街頭巷尾的傳言:天之驕子的陸靳宸,不能人道。

垂眸,邊一抹嘲弄如曇花般掠過。

抿抿。

隻一秒的猶豫。

就抬步,朝門口走去。

“你去哪兒?”

然,溫晚緹纖細的手指剛到門把,後男人的聲音就傳了來。

帶著質問,和涼意。

不許離開。

這是,要讓一直聽著他和心上人你儂我儂?

暗暗吸了口氣。

溫晚緹的手離開門把。

為了哥哥,下所有的緒。

回頭,迎上那人沉暗深邃的眸。

嗓音平靜地回答,“去客房。”

“不高興了?”

落地窗前的男人結束通話電話意味不明地問。

見不說話,他瞇了瞇眼,抬步朝門口走來。

溫晚緹心裡想。

可麵上,還是扯起一個假笑,“陸先生哪隻眼睛看出來我不高興的,我很高興,你們……隨意。”

“隨意什麼?”

男人高大的影在麵前罩下一道影。

淡淡煙草味夾著慍怒襲來,的下被他有力的大掌住。

“你是想把主臥室讓出去,還是,更喜歡客房房?”

溫晚緹的臉微變。

雙眸防備地進男人噙著淡漠的深眸,聲音有著不易察覺的張,“你不是那什麼嗎?不用勉強自己。”

“我什麼?”

他進退。

片刻,的子到墻上,退無可退。

和男人的氣息纏在一起,空氣變得微妙。

他把的表變化盡收眼底。

角勾起一抹譏諷,意味不明地問,“溫晚緹,該不會是因為外界傳我不能人道,你才願意嫁的吧?”

“……”

溫晚緹閉著。

不能承認。

不是怕傷他自尊,是怕承認了,這個男人會反悔。

答應的事,不再幫。

一秒,兩秒……

下上傳來痛。

溫晚緹擰著眉,“我為什麼嫁給你,你不是很清楚嗎?”

男人沉下臉,著下的長指突然鬆開。

“……給我找件睡拿到浴室來。”

“……”

溫晚緹著他憤袖離去的背影,纖白的手指緩緩。

幾分鐘後。

溫晚緹拿著男人的睡敲開浴室的門,被裡麵的男人連人一起拽了進去。

當氤氳水氣夾著濃烈的男氣息灌鼻翼,眼前的景象化為陣陣熱意直沖腦門時。

雙眸圓睜,大腦直接當機。

陸靳宸,怎麼可能不能人道。

危險的男氣息近,驀地回神,慌掙紮,“陸靳宸,你做什麼?”

“當然,是做新婚夜該做的事。”

“你不是……你……”

的話沒說完,就被男人封住了小。

“……”

襯被男人強勢剝去,任如何掙紮抗拒都毫無意義。

直到,兩個小時後,他才放睡覺。

-

第二天早上。

溫晚緹醒來,旁早已沒了陸靳宸的影。

一個月前。

失的溫晚緹遭人算計,危急時刻向哥哥溫凱求助。

強撐到溫凱趕到,就再也堅持不住的昏了過去。

醒來的時候,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溫凱並不在病房裡。

閨告訴,哥哥溫凱為了救,殺了人,當場就被警察抓了。

是陸靳宸送到的醫院。

後來,得知。

溫凱那晚本是正當防衛,但對方的人一口咬定,他是故意殺人。

那些天,溫晚緹拖著失過多的子,四奔波。

可是,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。

溫凱殺人,‘證據確鑿’。

並且,在監獄裡被打得很慘。

死者家屬揚言要溫凱償命。

整個南城能救溫凱,能還他清白的人,隻有陸家和宋家。

雖然那兩人都是溫晚緹不想與之接的人。可為了哥哥,不得不放下驕傲和自尊。

宋家的新上任當家人宋紹寒當時正和妻在度月。

溫晚緹打電話給他的時候,是他的新婚妻子林姍姍接的,說他在洗澡。

那意思,不言而喻。

給陸靳宸打電話,手機關機,他助理說他出差去了。

溫晚緹找了律師,可所有的證據,都對哥哥溫凱不利。

直到昨天早上。

‘出差’回來的陸靳宸纔回電話,並,答應幫救出溫凱。

隻不過,他有一個條件。

要嫁給他。

溫晚緹當時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但很快地,便明白了陸靳宸的‘良苦用心’。

他是為了守護他心上人的幸福。

南城人都知道,陸靳宸喜歡林姍姍。起拽了進去。當氤氳水氣夾著濃烈的男氣息灌鼻翼,眼前的景象化為陣陣熱意直沖腦門時。雙眸圓睜,大腦直接當機。陸靳宸,怎麼可能不能人道。危險的男氣息近,驀地回神,慌掙紮,“陸靳宸,你做什麼?”“當然,是做新婚夜該做的事。”“你不是……你……”的話沒說完,就被男人封住了小。“……”襯被男人強勢剝去,任如何掙紮抗拒都毫無意義。直到,兩個小時後,他才放睡覺。-第二天早上。溫晚緹醒來,旁早已沒了陸靳宸的影。一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