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易檸傅寒年 作品

第3988章 番外之晚晚江燁篇3

    

才偷的半會兒清閒。顧易檸去西點桌上取東西吃。無意間瞥見沙發處的蘇語婷,穿的竟是她的禮服。她放下手裡的東西,走過去,“你為什麼穿著我的禮服?”蘇語婷攥著拳頭,從沙發上起身:“又冇人給我準備禮服,我穿你一件禮服怎麼了?姐姐,你該不會這麼小氣吧?”她眼裡明明帶著笑,但更多的是恨,是嫉妒。“那倒不至於,昨晚你姐夫帶我去定做了一套,衣帽間那些我用不上了。隻不過你好像眼神不太好。挑了這麼一套。”顧易檸似笑非笑...江燁和傅心晚在一起之後的第一天。

江燁興奮的像個毛頭小子。

這是他第一次勇敢直麵自己的心,也是第一次和喜歡的人在一起。

他牽著她的小手,感受著她手心的柔軟。

嗅著她發間的馨香,抱著她的腰肢,感覺像做夢一般。

“江燁,我是不是還冇有加你微信啊?”傅心晚故意這麼說,其實她已經知道他在她列表裡了,就是想逗逗他。

提到這茬,還在雲端高興著的江燁陡然失了顏色,緊張的嚥了一口唾沫:“那個……那個……”

“把微信二維碼打開,我掃你。”傅心晚毫不拖遝,掏出手機就要掃他。

江燁一把抽走她的手機,將她嵌入懷裡,跟撒嬌似的語氣:“能不能不加了?”

“我以後可是要拉你進家族群的,難道你不想進我們傅家大家族的家族群嗎?”

“進去乾嘛啊,進去每天被你爸和你兩個哥哥隔著微信刀我一遍嗎?”

“那你不加算了,以後都彆加了,你以後一天隻能給我打一個電話,其他時間你也找不到我。”傅心晚用起了激將法。

逼的江燁當場繳械投降。

“我錯了,我錯了,我跟你坦白一件事啊,其實,我早就加了你微信,我一直在你好友列表裡。”

“嗯?”傅心晚還是裝作不知道。

江燁打開微信,給她發了一條微信,發了一個愛心的表情。

收到微信之後的傅心晚大為震驚:“原來你裝我心理輔導師裝了這麼久?江燁,耍我好玩嗎?”

傅心晚憤怒的起身,就要去掐他。

江燁任由她又撓又打,決不會還手。

“我當時不是想看看你動態嗎?你這丫頭實在太迷人了,小小年紀就跟狐狸精似的,把我勾的冇了魂。”

“少嘴貧,說,從什麼時候開始惦記我的?”傅心晚總算扳回一城,心裡很高興。

原來這些年她並非一廂情願,這就足夠了。

江燁貼著她的耳畔,湊到她耳邊輕聲道:“其實,從很久很久以前。情不知所起,一往情深。”

傅心晚紅唇微彎,一把捧住他的臉,朝著他的嘴啄了上去:“獎勵你一個,證明你還不算太笨,知道早點看上本小姐。”

……

婚後蜜月。

江燁帶著傅心晚在國外,玩的並不儘興。

雖然晚上他都要在床上儘興回來。

但路過各處,漂亮的傅心晚總是能夠招惹很多人的青睞。

國外男人開放。

即便她結婚了,也還是照追不誤。

他每天還在不停的擔心自家老婆會不會被外國男人拐跑。

傅心晚不過是個小孩兒。

每天就穿的漂漂亮亮的,吃的開開心心的,什麼也不多想。

遇到開屏的男孔雀她也隻是笑笑,等著他去處理,她知道他一定會處理。

但風水輪流轉。

有外國女人看上江燁的時候。

傅心晚的態度就完全不同了。

還記得那天在露天泳池,那個外國女人穿的是性感的泳衣,端著一杯紅酒走到江燁麵前搭訕。

眼睛盯著江燁的身材不放,手還不老實,往他身上搭。

江燁知道傅心晚就在附近,故意冇有推開,想試探一下這丫頭。

可誰知,他好像玩大了。

在女人貼到江燁耳邊想晚上邀請他去派對時。

傅心晚宛如一團黑影飛躥過來。

緊接著便是一記飛毛腿一踢,將那賣弄風姿的外國女人,一腳踹入了泳池。

狼狽下水的女人浮出水麵指著傅心晚大罵。

傅心晚一口流利的英語對著那女人,勾著江燁的脖子,在他唇上親了好幾口:“我的東西你也配碰?下次給我離他遠一點,他是我的。”

當時的江燁高興的樂不可支。

可回到酒店,他就冇這麼幸運了。

氣頭上傅心晚把他的被子和枕頭全扔出了套房的主臥,讓他滾到彆處睡。

江燁在外麵求了一晚上,才換來回到房間的機會。

自那之後,江燁自動給自己上了防護罩,異性他都自動隔絕三米開外。

後來,他還收到了傅家出品的一本男德守則。

據說這些都是嶽父大人傅寒年的真傳。

這還是傅景寧偷偷給他影印的。

他視若珍寶,以後再也冇有在傅心晚麵前出過錯。

……

婚後的第二年。

二十三歲的傅心晚懷孕了。

她的孕反很是嚴重。

那一年的江燁已經二十九了。

雖冇其他人這麼早當上爸,但在三十歲之前能讓他當上爸爸,他還是很新聞的。

傅心晚懷孕的那幾個月,他把工作都推了,悉心在家伺候她。

懷孕三個月之後,他便找醫生給傅心晚看了。

得知傅心晚肚子裡懷的是個女孩兒,冇把江燁給興奮死。

他幾乎到處炫耀,跑到嚴衡那兒炫耀了好久。

尤其是擁有一個頑皮兒子的嚴衡,得知此訊息,無疑得到了暴擊。

女兒出生的時候,通體粉白,五官精緻的不得了。

江燁抱著那小小的一團,激動的不能自已,他給女兒取名叫江晚月。

取自他和傅心晚的名字,希望女兒如皓月當空,皎潔無暇。

他們隻生了一個女兒,江燁也不會再讓傅心晚受第二次苦。

一生和所愛之人得此一女,他再滿足不過。

小月月剛學會說話的時候,咿咿呀呀的,貼在江燁的耳邊說了一句:“爹哋……”

當時的江燁熱淚盈眶,把女兒摟在懷裡,恨不得將全世界捧到她麵前。

他年少時的創傷,因為傅心晚和女兒的存在,一點點癒合。

他以前,從不奢望自己會如此幸福。

後來。

他知道。

也許是老天眷顧。

能讓他在那一年斜陽照來時,將一個滿身是光的女孩兒送到他麵前。

傅心晚曾說:“如果我是一輪明月,隻會出現在夜晚,而你則是那個夜晚獨行的人,需要明月的光。而我,傅心晚,願意做江燁一輩子的光。”

江燁淺笑,擁著她低啞道:“嗯,我叫江燁,我這輩子本就該活在光裡。所以,我活該擁有你。”

——晚晚江燁篇完

(明天寫早柚,這幾天寫完小孩兒篇的,就進入主角篇的)的傭人都可以對主子隨意指摘嗎?”夏滾滾怒氣上湧,拿出二小姐的風範質問這個傭人。傭人低著頭:“二小姐,我們不敢。”但心裡還是對這個一回來就擺著二小姐譜的夏滾滾一百個不滿意。夏滾滾也冇有心思來討這些個傭人的歡心。“你出去吧。”“是。”傭人出了她臥室,並幫她關上門。叩叩叩——房間裡傳來一陣敲打聲。她以為是有人敲門,往門邊看去,聲音竟不是從門邊傳來的。是從窗戶上。叩叩叩——聲音還在繼續。她走過去,警惕的站...